• 古代詩歌

    元宵節到來的古詩詞鑒賞

    | 曉晴

    元宵節,每年農歷正月十五,在這天,大家都會煮熱滾滾的湯圓,還有的也會猜猜燈謎,逛逛燈會。這次小編給大家整理了元宵節到來的古詩詞鑒賞,供大家閱讀參考,希望大家喜歡。

    元宵節到來的古詩詞鑒賞1

    正月十五聞京有燈恨不得觀

    [唐] 李商隱

    月色燈山滿帝都,香車寶蓋隘通衢。

    身閑不睹中興盛,羞逐鄉人賽紫姑。

    作品賞析

    【注釋】:

    [1]:“中興”指當時唐武宗對外打敗回鶻,對內平定藩鎮之亂,唐朝有了興盛的氣象。

    [2]:迎紫姑神的賽會。

    元宵節到來的古詩詞鑒賞2

    永遇樂·落日熔金

    [宋] 李清照

    落日熔金,暮云合璧,人在何處。染柳煙濃,吹梅笛怨,春意知幾許。元宵佳節,融和天氣,次第豈無風雨。來相召、香車寶馬,謝他酒朋詩侶。

    中州盛日,閨門多暇,記得偏重三五。鋪翠冠兒,捻金雪柳,簇帶爭濟楚。如今憔悴,風鬟霜鬢,怕見夜間出去。不如向、簾兒底下,聽人笑語。

    作品賞析

    【注釋】

    ①落日熔金:落日的顏色好象熔化的黃金。

    ②合璧:象璧玉一樣合成一塊。

    ③吹梅笛怨:指笛子吹出《梅花落》曲幽怨的聲音。

    ④次第:接著,轉眼。

    ⑤中州:這里指北宋汴京。

    ⑥三五:指元宵節。

    ⑦鋪翠冠兒:飾有翠羽的女式帽子。

    ⑧捻金雪柳:元宵節女子頭上的裝飾。

    ⑨簇帶:妝扮之意。

    【評解】

    這首詞通過南渡前后過元宵節兩種情景的對比,抒寫離亂之后,愁苦寂寞的情懷。

    上片從眼前景物抒寫心境。下片從今昔對比中抒發國破家亡的感慨,表達沉痛悲苦的心

    情。全詞情景交融,跌宕有致。由今而昔,又由昔而今,形成今昔盛衰的鮮明對比。感

    情深沉、真摯。語言于樸素中見清新,平淡中見工致。

    【集評】

    張端義《貴耳集》:易安居士李氏,趙明誠之妻?!督鹗洝芬喙P削其間。南渡以

    來,常懷京、洛舊事,晚年賦元宵《永遇樂》詞云:

    “落日熔金,暮云合璧?!币炎怨ぶ?。至于“染柳煙輕,吹梅笛怨,春意知幾許?”

    氣象更好。后段云“于今憔悴,風鬟霜鬢,怕見夜間出去?!?/p>

    皆以尋常語度入音律。煉句精巧則易,平淡入調者難。

    王士禎《花草蒙拾》:張南湖論詞派有二:一曰婉約,一曰豪放。

    仆謂婉約以易安為宗,豪放惟幼安稱首,皆吾濟南人,難乎為繼矣!

    劉辰翁《須溪詞》《永遇樂·璧月初晴》小序:“余自辛亥上元誦李易安《永遇樂》,

    為之涕下。今三年矣,每聞此詞,輒不自堪,遂依其聲,又托易安自喻,雖辭情不及,

    而悲苦過之?!?/p>

    李調元《雨村詞話》:易安在宋諸媛中,自卓然一家,不在秦七、黃九之下。詞無

    一首不工,其煉處可奪夢窗之席,其麗處直參片玉班,蓋不徒俯視巾幗,直欲壓倒須眉。

    李清照的這首《永遇樂》當是作者流寓臨安時所作。這首詞雖寫元夕,卻一反常調,以今昔元宵的不同情景作對比,抒發了深沉的盛衰之感和身世之悲。

    上片寫今年元宵節的情景 ?!奥淙杖劢?,暮云合璧 ”著力描繪元夕絢麗的暮景,寫的是落日的光輝,像熔解的金子,一片赤紅璀璨;傍晚的云彩,圍合著璧玉一樣的圓月。兩句對仗工整,辭采鮮麗,形象飛動。但緊接著一句“人在何處 ”,卻宕開去,是一聲充滿迷惘與痛苦的長嘆 。這里包含著詞人由今而昔、又由昔而今的意念活動。置身表面上依然熱鬧繁華的臨安,恍惚又回到“中州盛日 ”,但旋即又意識到這只不過是一時的幻覺,因而不由自主地發出“人在何處”的嘆息。這是一個飽經喪亂的人在似曾相識的情景面前產生的一時的感情活動,看似突兀,實則含蘊豐富,耐人咀嚼 ?!叭玖鵁煗?,吹梅笛怨,春意知幾許 !”三句,又轉筆寫初春之景:在濃濃的煙靄的熏染下,柳色似乎深了一些;笛子吹秦出哀怨的《梅花落》曲調,原來先春而開的梅花已經調謝了。這眼前的春意究竟有多少呢?“幾許”是不定之詞,具體運用時,意常側重于少?!按阂庵獛自S”,實際上是說春意尚淺。詞人不直說梅花已謝而說“吹梅笛怨 ”,借以抒寫自己懷念舊都的哀思。正因為這樣,雖有“染柳煙濃 ”的春色,卻只覺春意味少。

    “元宵佳節,融和天氣,次第豈無風雨?”承上描寫作一收束。佳節良辰,應該暢快地游樂了,卻又突作轉折,說轉眼間難道就沒有風雨嗎?這種突然而起的“憂愁風雨”的心理狀態,深刻地反映了詞人多年來顛沛流離的境遇和深重的國難家愁所形成的特殊心境“來相召,香車寶馬,謝他酒朋詩侶 ?!痹~人的晚景雖然凄涼,但由于她的才名家世,臨安城中還是有一些貴家婦女乘著香車寶馬邀她去參加元宵的詩酒盛會。只因心緒落寞,她都婉言推辭了。這幾句看似平淡,卻恰好透露出詞人飽經憂患后近乎漠然的心理狀態。

    “中州盛日,閨門多暇,記得偏重三五 ?!庇缮掀膶懡褶D為憶昔。中州,本指今河南之地,這里專指汴京;三五,指正月十五元宵節。遙想當年汴京繁盛的時代,自己有的是閑暇游樂的時間,而最重視的是元宵佳節?!颁伌涔趦?,金撚雪柳,簇帶爭濟楚?!?/p>

    這天晚上,同閨中女伴們戴上嵌插著翠鳥羽毛的時興帽子,和金線撚絲所制的雪柳,插戴得齊齊整整,前去游樂。這幾句集中寫當年的著意穿戴打扮,既切合青春少女的特點,充分體現那時候無憂無慮的游賞興致,同時也從側面反映了汴京的繁華熱鬧。以上六句憶昔,語調輕松歡快,多用當時俗語,宛然少女心聲。但是,昔日的繁華歡樂早已成為不可追尋的幻夢,“如今憔悴,風鬟霜鬢,怕見夜間出去?!睔v盡國破家傾、夫亡親逝之痛,詞人不但由簇帶濟楚的少女變為形容憔悴、蓬頭霜鬢的老婦,而且心也老了,對外面的熱鬧繁華提不起興致,懶得夜間出去 ?!笆⑷铡迸c“如今”兩種迥然不同的心境,從側面反映了金兵南下前后兩個截然不同的時代和詞人相隔霄壤的生活境遇,以及它們在詞人心靈上投下的巨大陰影。

    “不如向、簾兒底下,聽人笑語 ?!眳s又橫生波瀾,詞人一方面耽心面對元宵勝景會觸動今昔盛衰之慨,加深內心的痛苦;另一方面卻又懷戀著往昔的元宵盛況,想在觀賞今夕的繁華中重溫舊夢,給沉重的心靈一點慰藉。這種矛盾心理,看來似乎透露出她對生活還有所追戀的向往,但骨子里卻蘊含著無限的孤寂悲涼。面對現實的繁華熱鬧,她卻只能在隔簾笑語聲中聊溫舊夢。這是何等的悲涼!

    這首詞運用今昔對照與麗景哀情相映的手法,還有意識地將淺顯平易而富表現力的口語與錘煉工致的書面語交錯融合,以極富表現力的語言寫出了濃厚的今昔盛衰之感和個人身世之悲。這首詞的藝術感染力如此之強,以至于南宋著名詞人劉辰翁會每誦此詞必“為之涕下”。

    元宵節到來的古詩詞鑒賞3

    正月十五夜

    [唐] 蘇味道

    火樹銀花合,星橋鐵鎖開。

    暗塵隨馬去,明月逐人來。

    游伎皆秾李,行歌徑落梅。

    金吾夜不禁,玉漏莫相催。

    作品賞析

    【注釋】:

    這首詩是描寫長安城里元宵之夜的景色。據《大唐新語》和《唐兩京新記》記載:每年這天晚上,長安城里都要大放花燈;前后三天,夜間照例不戒嚴,看燈的真是人山人海。豪門貴族的車馬喧闐,市民們的歌聲笑語,匯成一片,通宵都在熱鬧的氣氛中度過。

    春天剛剛才透露一點消息,還不是萬紫千紅的世界,可是明燈錯落,在大路兩旁、園林深處映射出燦爛的輝光,簡直象明艷的花朵一樣。從“火樹銀花”的形容,我們不難想象,這是多么奇麗的夜景!說“火樹銀花合”,因為四望如一的緣故。王維《終南山》“白云回望合”,孟浩然《過故人莊》“綠樹村邊合”的“合”,用意相同,措語之妙,可能是從這里得到啟發的。由于到處任人通行,所以城門也開了鐵鎖。崔液《上元夜》詩有句云:“玉漏銅壺且莫催,鐵關金鎖徹明開?!笨膳c此相印證。城關外面是城河,這里的橋,即指城河上的橋。這橋平日是黑沈沈的,今天換上了節日的新裝,點綴著無數的明燈。燈影照耀,城河望去有如天上的星河,所以也就把橋說成“星橋”了?!盎饦洹薄般y花”“星橋”都寫燈光,詩人的鳥瞰,首先從這兒著筆,總攝全篇;同時,在“星橋鐵鎖開”這句話里說出游人之盛,這樣,下面就很自然地過渡到節日風光的具體描繪。

    人潮一陣陣地涌著,馬蹄下飛揚的塵土也看不清;月光照到人們活動的每一個角落,哪兒都能看到明月當頭。原來這燈火輝煌的佳節,正是風清月白的良宵。在燈影月光的映照下,花枝招展的歌妓們打扮得分外美麗,她們一面走,一面唱著《梅花落》的曲調。長安城里的元宵,真是觀賞不盡的。所謂“歡娛苦日短”,不知不覺便到了深更時分,然而人們卻仍然懷著無限留戀的心情,希望這一年一度的元宵之夜不要匆匆地過去?!敖鹞岵唤倍?,用一種帶有普遍性的心理描繪,來結束全篇,言盡而意不盡,讀之使人有余音繞梁,三日不絕之感。這詩于鏤金錯采之中,顯得韻致流溢,也在于此。

    元宵節到來的古詩詞鑒賞4

    青玉案·元夕

    [宋] 辛棄疾

    東風夜放花千樹,

    更吹落,星如雨。

    寶馬雕車香滿路。

    鳳簫聲動,玉壺光轉,

    一夜魚龍舞。

    蛾兒雪柳黃金縷,

    笑語盈盈暗香去。

    眾里尋他千百度,

    驀然回首,那人卻在,

    燈火闌珊處。

    作品賞析

    【注釋】

    ①按稼軒弟子范開《稼軒詞》的編次,此詞當作于淳熙十四年(1187)前、閑居帶湖期間。然詞的內容卻極似臨安元夕風光。所以有人將詞的作期提到乾道后或淳熙初,以切合稼軒在京城的蹤跡。以其作期難定,權置于此。元夕:陰歷正月十五的晚上,稱元夕、元宵。因有上燈的習俗,也稱燈節?! ∩掀瑢懢?。天地空三者融匯一氣,燈月交輝,光流香溢,喧囂動蕩而如顛似狂、似癡如醉,一派承平歡騰景象濃縮于匹匹三十三字中。下片由景而入,然猶為結韻映襯鋪墊,“眾里”以下,這才全力一搏,翻出主旨,但仍不正面繪形,“那人”自甘冷落之孤高幽獨情懷,卻于“燈火闌珊處”深深自見。

    ②“東風”三句:描繪元夕焰火之燦爛。宋人《武林舊事》載臨安元夕時說:“宮漏既深,始宣放焰火百馀架,于是樂聲四起,燭影縱橫,而駕始還矣。大率效宣和(北宋徽宗年號)盛際,愈加精妙?!贝搜匝婊鹫Х湃鐤|風吹開千樹火花,落時又如東風吹灑滿天星雨。按:一說“花樹”“星雨”,指樹上彩燈和空中的燈球。

    ③寶馬雕車:富貴之家的華麗車馬。香:兼指車上涂料的香氣和車中女子的脂粉香氣。

    ④“鳳簫”三句:描繪元夕樂聲四起,魚龍飛舞,徹夜狂歡的場景。風簫:簫聲若鳳鳴,以鳳簫美稱之。相傳春秋時蕭史善吹簫,秦穆公以女弄玉妻之,并為之筑鳳臺。蕭史吹簫引來鳳鳥,遂與弄玉升天仙去。(《列仙傳》)此處泛指音樂。玉壺:喻月,言月冰清玉潔。按:一說指白玉制成的燈。光轉:指月光移轉。魚龍:魚龍舞原是漢代“百戲”的一種(參見《漢書·西域傳贊》),這里當指扎成魚龍(鳥、獸)形狀的燈。舞:作動詞用。

    ⑤“蛾兒”兩句:描繪觀燈女子的盛裝情態?!缎瓦z事》載北宋汴京元夕,“京師民有似雪浪,盡頭上帶著玉梅、雪柳、鬧蛾兒,直到鰲山下看燈”?!段淞峙f事》記南宋臨安元夕亦云:“婦人皆戴珠翠、鬧蛾、玉梅、雪柳……而衣多尚白,蓋月下所宜也?!倍陜?、雪柳:都是宋代婦女元宵所戴的頭飾,謂其麗裝出游。李清照《永遇樂》詞:“記得偏重三五:鋪翠冠兒,捻金雪柳,簇帶爭濟楚?!蹦斫鹧┝囱┝S金縷,是一種以金為飾的雪柳。盈盈:儀態嬌美。暗香:女子身上發出的幽香。按:有人以為這兩句寫作者偶遇的一位姑娘,即下文的“那人”。

    ⑥眾里:人群中。千百度:千百次。驀(mò莫)然回首:突然回頭。闌珊:燈火零落稀少。按:梁啟超稱這三句:“自憐幽獨,傷心人別有懷抱?!?《藝衡館詞選》)王國維則以此為“古今之成大事業、大學問者必經過三種境界”中的“第三種境界”。(《人間詞話》)意為經過漫長的孜孜以求,終于有所發現,獲得事業和學問的成功。

    ①元夕:陰歷正月十五日為元宵節,是夜稱元夕或元夜。

    ②花千樹:花燈之多如千樹開花。

    ③星如雨:指焰火紛紛,亂落如雨。

    ④玉壺:指月亮。

    ⑤魚龍舞:指舞魚、龍燈。

    ⑥蛾兒、雪柳、黃金縷:皆古代婦女的首飾。這里指盛妝的婦女。

    ⑦盈盈:儀態美好的樣子。

    ⑧驀然:突然,猛然。

    ⑨闌珊:零落稀疏的樣子。

    【評解】

    此詞極力渲染元宵節觀燈的盛況。先寫燈火輝煌、歌舞騰歡的熱鬧場面?;ㄇ?,

    星如雨,玉壺轉,魚龍舞。滿城張燈結彩,盛況空前。接著即寫游人車馬徹夜游賞的歡

    樂景象。觀燈的人有的乘坐香車寶馬而來,也有頭插蛾兒、雪柳的女子結伴而來。在傾

    城狂歡之中,詞人卻置意于觀燈之夜,與意中人密約會晤,久望不至,猛見那人卻在

    “燈火闌珊處”。結尾四句,借“那人”的孤高自賞,表明作者不肯同流合污的高潔品

    格。全詞構思新穎,語言工巧,曲折含蓄,余味不盡。

    【集評】

    彭孫遹《金粟詞話》:稼軒“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鼻?、周之佳境也。

    譚獻《譚評詞辨》:稼軒心胸發其才氣,改之而下則擴。起二句賦色瑰異,收處和

    婉。

    王國維《人間詞話》:古今成大事業、大學問者,必經過三種境界:

    “昨夜西風凋玉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贝说谝痪骋??!耙聨u寬終不悔,

    為伊消得人憔悴?!贝说诙骋??!氨娎飳にО俣?,回頭驀見,那人正在,燈火闌珊

    處?!贝说谌骋?。此等語皆非大詞人不能道,然遽以此意解釋諸詞,恐晏、歐諸公所

    不許也。

    《唐宋詞選析》人們稱贊辛棄疾的豪放沉郁的詞作,也贊美他婉約含蓄的詞作,這

    首《青玉案》詞就是這后一方面的代表作之一,歷來多有美評。它的好,在于創造出了

    一種境界。

    古代詞人寫上元燈節的詞,不計其數,辛棄疾的這一首,卻沒有人認為可有可無,因此也可以稱作是豪杰了。然而究其實際,上闋除了渲染一片熱鬧的盛況外,并無什么獨特之處。作者把火樹寫成與固定的燈彩,把“星雨”寫成流動的煙火。若說好,就好在想象:東風還未催開百花,卻先吹放了元宵節的火樹銀花。它不但吹開地上的燈花,而且還從天上吹落了如雨的彩星——燃放的煙火,先沖上云霄,而后自空中而落,好似隕星雨。然后寫車馬、鼓樂、燈月交輝的人間仙境——“玉壺”,寫那民間藝人們載歌載舞、魚龍漫衍的“社火”百戲,極為繁華熱鬧,令人目不暇接。其間的“寶”也,“雕”也“鳳”也,“玉”也,種種麗字 ,只是為了給那燈宵的氣氛來傳神來寫境,大概那境界本非筆墨所能傳寫,幸虧還有這些美好的字眼,聊為助意而已。

    上闋,專門寫人。作者先從頭上寫起:這些游女們,一個個霧鬢云鬟,戴滿了元宵特有的鬧蛾兒、雪柳,這些盛裝的游女們,行走過程中不停地說笑,在她們走后,只有衣香還在暗中飄散。這些麗者,都非作者意中關切之人,在百千群中只尋找一個——卻總是蹤影難覓,已經是沒有什么希望了。??忽然,眼睛一亮,在那一角殘燈旁邊,分明看見了,是她!是她!沒有錯,她原來在這冷落的地方,還未歸去,似有所待!

    發現那人的一瞬間 ,是人生精神的凝結和升華,是悲喜莫名的感激銘篆,詞人竟有如此本領,竟把它變成了筆痕墨影,永志弗滅!—讀到末幅煞拍,才恍然大悟:那上闋的燈、月、煙火、笙笛、社舞、交織成的元夕歡騰,那下闋的惹人眼花繚亂的一隊隊的麗人群女,原來都只是為了那一個意中之人而設,而且,倘若無此人,那一切又有什么意義與趣味呢!

    此詞原不可講,一講便成畫蛇,破壞了那萬金無價的人生幸福而又辛酸一瞬的美好境界。然而畫蛇既成 ,還須添足 :學文者莫忘留意,上闋臨末,已出“一夜”二字,這是何故?蓋早已為尋他千百度說明了多少時光的苦心癡意,所以到了下闋而出“燈火闌珊 ”,方才前后呼應,筆墨之細,文心之苦,至矣盡矣??蓢@世之評者動輒謂稼軒“豪放 ”,“豪放”,好象將他看作一個粗人壯士之流,豈不是貽誤學人嗎?

    王靜安《人間詞話》曾舉此詞,以為人之成大事業者,必皆經歷三個境界,而稼軒此詞的境界為第三即終最高境界 。此特借詞喻事 ,與文學賞析并無交涉,王先生早已先自表明,吾人在此無勞糾葛。

    從詞調來講,《青玉案》十分別致,它原是雙調,上下闋相同 ,只是上闋第二句變成三字一斷的疊句,跌宕生姿。下闋則無此斷疊,一片三個七字排句,可排比,可變幻,隨詞人的心意,但排句之勢是一氣呵成的,單單等到排比完了,才逼出煞拍的警策句。

    元宵節到來的古詩詞鑒賞5

    鷓鴣天 建康上元作

    [宋] 趙鼎

    客路那知歲序移,

    忽驚春到小桃枝。

    天涯海角悲涼地,

    記得當年全盛時。

    花弄影,月流輝,

    水晶宮殿五云飛。

    分明一覺華胥夢,

    回首東風淚滿衣。

    作品賞析

    【注釋】:

    趙鼎是南宋初年中興名臣。這首詞系他南渡之后作于建康(今江蘇南京 )。上元即元宵。詞人值此元宵佳節,撫今憶昔,表達了沉痛的愛國情思。

    起首二句,以頓入之筆點明身在客地,不覺時間推移之速。詞人解州聞喜(今屬山西 ),人徽宗崇寧五年進士,之合被擢為開封士曹。靖康事變后,高宗倉皇南渡,駐蹕建康,詞人填此詞時,應當系隨駕至此?!翱吐贰币痪?,直點題面,說明在金兵南侵之際,自己流踄異鄉,不知不覺又轉過了一年。出語自然通俗,然于平淡中,且為下句作好鋪墊 ?!昂鲶@春到小桃枝 ”,這句里以小桃點出上元。小桃,上元前后即著花,見《老學庵筆記》卷四。詞句流暢清麗,于輕靈中寄慨嘆,是上句的自然歸宿。其中“那知”、“忽驚”兩個短語,緊密呼應,有兔起鶻落之勢,把詞人此時的復雜的心情,切實地表現了出來。

    “天涯海角悲涼地”一語,續接起句“客路”二字。建康距離北宋首都開封,實際上并不很遠,然而對一個因金人有南渡流落到江南的人來說,卻有如天涯海角。和詞人同時的李清照流落到江南之后,也寫過表達類似的感情的詞句 :“今年海角天涯,蕭蕭兩鬢生華?!?《清平樂》)詞人此處一則曰“海角天涯”,二則曰“悲涼地 ”,這兩短語連用加重語氣,可以想見客愁之重、羈恨之深。這就具體表現了詞人“忽驚”以后的情緒。當此時局紛亂之際,作為江防要塞的建康,一方面駐有南宋重兵,準備抵抗南下的金人;一方面是北方逃難來的人民,流離失所,凄凄慘慘。面對此情此景,詞人自然而然想起北宋時歡度元宵的盛況,于是“記得當年全盛時”一句沖口而出。這句是整首詩的一大轉折。按照一般填詞規律,詞寫到此上闋歇拍 ,如同戰馬收韁 ,告一段落??墒撬脑~意卻直貫下片三句,有蟬聯而下之妙。這樣的結構好似辛稼軒《賀新郎·別茂嘉十二弟》。辛詞上闋歇拍云:“馬上琵琶關塞黑,更長門翠輦辭金闋??囱嘌?,送歸妾?!毕缕疲骸皩④姲賾鹕砻?。向河梁,回頭萬里,故人長絕 ?!痹~意跨過兩片,奔騰而下,歇拍處毫不停頓,一氣呵成。因而王國維稱之為“章法絕妙”(《人間詞話》)。此詞也是采用同樣章法,兩片之間,毫不割裂。作者在上闋歇拍剛說“記得當年 ”,換頭就寫“全盛時”情景。但詞人并未以實筆具體描寫元宵之夜“歌舞百戲,鱗鱗相切,樂聲嘈雜十余里”;也未寫“燈山上彩 ,金碧相射,錦繡交輝”(俱見《東京夢華錄》卷六 ),而是避實就虛,寫花枝裊娜,月光皎潔,宮殿華麗云彩絢麗。從虛處著筆,本詞就避免了一般化,從而令人讀后有新穎之感,并能喚起美好的聯想。

    結尾二句又將筆鋒一轉,寫詞人從回憶中的往事回到悲涼的現實生活中來。華胥夢,語出《列子·黃帝 》,故事講的是黃帝晝寢而夢 ,游于華胥氏之國。其國無帥長,一切崇尚自然,沒有利害沖突。此處例用來喻北宋全盛時景象,但是隨著金人的入攻,霎時灰飛煙滅,恍如一夢。在“華胥夢”上著以“分明一覺”四字,更加重夢幻色彩。詞人如夢方醒,仔細辨認,春光依舊,然而景物全非,故詞人兩眶熱淚,不禁潸然而下。這兩句讀之令人愴然。詞一般以景結情為好,但以情煞尾,也有佳篇。譬如此詞尾句純用情語,且以“東風”二字與上闋“春到小桃枝”相呼應,絲絲入扣,卻有溪流歸海,讀之令人有悠悠不盡的意味。

    此詞結構極其縝密 ?!胺置饕挥X華胥夢”是詞中關鍵句子,也就是通常所說的“詞眼 ”。詞的上下二闋,全靠這個“詞眼”的眼光照映。如起首兩句中的“那知”、“忽驚”寫從不知覺到陡然發現,即帶有如夢初醒的意思;下片頭三句則是夢境的顯現;結句則是夢醒后的悲哀,處處關合“華胥夢”一語,于是整首詞渾然一體,構成一首意境深沉的歌曲。從全詞來看,感情寫得有起有伏,曲折多變。如果說前三句寫悲涼,下片則轉寫歡樂;如果說過片是寫歡樂的高潮,那么結尾二句則又跌入悲愴的深淵。悲喜相生,跌宕起伏有致,因而能攫住讀者的心靈。詞中還運用了回憶對比的手法:以今日之悲涼,對比昔日之全盛;以夢中之歡樂,對比現實之悲哀。這種藝術手法沖破時間、空間的束縛,一任感情發泄,姿意揮寫,哀而不傷,剛健深摯,與一般婉約詞、豪放詞均有不同。因此清人況周頤評曰 :“清剛沈至,卓然名家,故君故國之思,流溢行間句里 ?!?《蕙風詞話》卷二)這個評價是非常符合此詞的特點,也是非常符合詞人作為南宋初年中興名臣的身份的。


    元宵節到來的古詩詞鑒賞相關文章:

    關于中國元宵節古詩詞10篇

    詩詞元宵節相關10篇

    元宵節的詩詞10篇

    傳統節日元宵節詩詞10篇

    關于元宵節的古詩詞大全

    關于元宵節的詩詞名句有哪些

    重生嫁给前夫死对头